养老地产瞄准高端市场_有项目老人每月费用过万 美媒:中国央行重申防风险重要性 抑制资产泡沫

更新时间:2017- 来源:www.1398.org 关键字: 养老地产瞄准高端市场_有项目老人每月费用过万
相关导读:美媒:中国央行重申防风险重要性 抑制资产泡沫
本文提供的《养老地产瞄准高端市场_有项目老人每月费用过万》是有关美媒:中国央行重申防风险重要性 抑制资产泡沫的新闻资讯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如何养老的问题愈加受到关注,未来巨大的老年消费市场也引起资本的兴趣。

除万科、保利、远洋等品牌房企涉足养老地产之外,险资也在加入,泰康人寿和平安以养老社区的名义拿地,兼顾开发运营。一时间,各大企业云集养老地产,大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意味。

但在养老地产刚起步之时,就面临着企业投资热情与市场主体需求不搭配的尴尬,高端化倾向明显。面对这一潜力巨大的市场,房企和险资也各怀动机。

有项目押金高达200多万

《中国经营报》记者走访北京多个项目发现,大部分老年公寓的定位都是面向高端人群,收费也颇为昂贵。

泰康之家燕园的自理老人每月需缴纳的费用大概在9000元左右,非自理老人则在2万元左右。在泰康之家体验馆,销售人员颇为自豪地告诉客户,他们这里入住的老人一般都是高校退休教授或北京厅局级以上干部。

值得注意的是,泰康之家燕园二期公寓的预约需要缴纳85万到245万元不等的押金。据销售人员解释,这部分钱其实不全是押金,以入住最低需要缴纳的85万元为例,押金只有20万元,剩下的65万元是落地卡,可以享受打折。不过,无论以何种方式入住,自理老人都需要交纳每月1万元左右的租金。

记者致电恭和苑处获悉,该项目自理老人每月费用达到1.1万元之多。

保利安平和熹会的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在他们这里入住的老人基本都是退休高干,而他们的收费大概在每月7500元左右。

同样地,远洋集团旗下的椿萱茂老年公寓也将目光瞄向高端人群,据记者了解,这里每月的最低收费都在6900元。另据了解,老年公寓一般为一个房间两张床,很多老人和家属不愿意和别人拼房,就将整个房间都包下来,这样费用又增加了将近一倍。

养老养生地产委员会秘书长陈宝存说:“机构养老本来就是营利性质的,一般来说,老年公寓的建设成本都在每平方米8000元左右,而普通的商品房只有不到3000元,成本高导致收费高,也很正常。不过未来居家养老将是趋势,这种高端化的机构养老可能市场不会太好,很多老人会觉得没有必要去老年公寓养老。”

对此,亚豪机构市场总监郭毅认为:“开发商主要追求的相对来说是塔尖阶层的养老需求,这种高端化的模式更利于其整个利润的实现,如果做中低阶层养老需求的话,可能很难实现资金的正循环。毕竟拿地、开发,包括设备都是有成本的,企业的商业行为都是具有选择性的,而不是扮演政府的角色来做公益。”

针对市场需求,北京太阳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金辉指出:“养老地产市场的需求主体其实还是工薪阶层的老人,他们付不起动辄上万元的价格,但价格低廉的老年公寓又挤不进去,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境地。而且老社区大多没有电梯,却也有六七层楼高,居住在这里的老人生活十分不便,这个人群量很大,他们才是最需要住进老年公寓的。”

 动机各异

针对万科等大牌房企进军养老地产领域的现象,严跃进表示:“品牌房企做养老地产,一定程度上是在传统业务上做新的拓展,这是多元化的模式。地产企业多有类似的逻辑,都希望在传统业务投资的基础上寻找新的投资机会,养老地产本身没有太多的品牌开发商,这个时候政策也比较宽松,所以很多房企愿意追加投资。”

前不久远洋集团总裁李明在在2016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谈及养老产业未来时直言:“养老产业在远洋未来的业务结构中,虽然说不上半壁江山,也应该是三分天下。”事实上,对于品牌房企来说,传统的住宅和商业板块已不能满足业务拓展的需要,且养老地产又有一定的政策扶持,加上未来年近2万亿元老年消费市场的诱惑,品牌房企不会放弃这一抢占先机的机会。

对于险资涉足养老地产的动机,严跃进指出,首先是因为险资的寿险业务和养老地产服务等业务有很好的匹配度和切入点,所以投资方面的压力不大。而且此类险资也在积极寻找比较匹配资金期限的项目,这个时候养老地产长周期的开发模式和险资保单背后的现金流的期限是比较吻合的,即都是长周期的资金流。既然此类保单背后的资金不需要短期偿付,那么投资此类5年以上开发周期的地产项目就比较匹配。

除此之外,养老地产对险资还有一种诱惑,就是可以将保险业务与老年公寓搭配起来销售。记者走访调查发现,泰康之家燕园的入住模式分为两种,一种是交押金入住,一种就是办理保险入住。项目不仅高端化,而且设置入住门槛,设置入住年龄,如果没有达到,则需要办理至少200万元的保险才能入住。

但这部分资金的去向却不甚明朗,记者就此事致函泰康之家投资有限公司,截至发稿之前未获回复。

 专业化运营能力待考

记者走访调查发现,北京几乎所有的养老地产项目都是一家企业包揽了投资、开发、运营的所有工作。情形往往是,集团公司负责投资拿地和开发建设,并以养老机构的名义成立子公司,负责老年公寓的运营。

万科集团成立万怡医养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老年公寓的管理和运营,而这些老年公寓基本都是嵌入在万科社区中。如位于窦店的万科幸福家社区养老中心就是嵌入在万科幸福汇社区之中。万科幸福家的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项目隶属于万怡医养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其实也是万科旗下的子公司。

保利安平和熹会也是嵌入在保利西山林语社区之中,工作人员说,这个项目由保利和安平共同开发建设,虽然引进了安平的医疗资源,但运营主要还是由保利这边来完成。

远洋集团成立了远洋养老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专门负责其旗下品牌椿萱茂老年公寓的运营管理。记者以客户身份来到双桥椿萱茂老年公寓,项目位于康城花园一隅,内嵌于社区中。销售人员告诉记者,项目所在的这栋楼是从康城花园社区买过来的,由远洋集团成立的养老机构来运营,他们也都属于远洋的员工。

泰康人寿也成立了泰康之家(北京)投资有限公司,负责拿地、开发、建设、公寓经营的全程工作。

对此,严跃进认为其中可能存在专业化不够的问题。“主要是目前各大企业实际上并没有一个太大的战略储备,都是拿一块地做一个项目的试水模式。后续若有新的盈利模式,此类企业的追加投资,包括专业管理层面的投资才会增加。”

张大伟则表示:“一个完善的养老体系应该是以国家投资为主,但现在国家没做,企业并不想全部包揽开发和运营,可是没有办法,国家没有扶持,只好由企业来做全部的事情。”

陈保存说,“总体来看,险资在运营方面的优势大于房企。很多房企是以养老社区为噱头来达到卖房的目的,有挂羊头卖狗肉的嫌疑。”而险资只开发老年公寓,不建产权式商品房,在运营方面注意力会更加集中。

猜您感兴趣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