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脚、耳光、外号,霸凌者养成于家庭爆发在学校 爱满重阳,60G流量免费送,还有iPhone大奖拿!

更新时间:2017- 来源:www.1398.org 关键字: 拳脚、耳光、外号,霸凌者养成于家庭爆发在学校
相关导读:爱满重阳,60G流量免费送,还有iPhone大奖拿!
本文提供的《拳脚、耳光、外号,霸凌者养成于家庭爆发在学校》是有关爱满重阳,60G流量免费送,还有iPhone大奖拿!的新闻资讯

作者|王一然编辑|王珊

6月22日上午课间,北京延庆二中一名男生被7名同学堵在厕所里,被迫用手捡起粪便,放入嘴中。此前,这名男生已经被索要了100元,并且受到过身体伤害。北京延庆区教委同延庆公安分局将其定性为“一起性质恶劣的校园欺凌事件”,其中5人被行政拘留并处以罚款。

近年来,校园霸凌事件频发,且逐渐呈现出低龄化、女性化趋势。山西晋中初中女生不到两分钟被扇近40个耳光;陕西吴起县6名高二女生持刀威逼5名学妹脱光衣服,集体猥亵;广东清远两名五年级小学生在教室走廊发生口角,其中一人拔出折叠小刀刺伤同学胸部…

(图片来源于网络)

校园霸凌俗称校园暴力,实际上,霸凌不仅仅指身体暴力,还包括语言、精神上的欺凌。2017年《中国教育蓝皮书》发布对北京市的12所高中、初中和小学的校园欺凌现象展开调查:46.2%的北京中小学生有被故意冲撞的经历;40.7%的北京中小学生有被叫难听绰号的经历;有11.6%的学生几乎每天都遭遇语言欺凌;18.6%的学生有被其他同学联合起来孤立的经历,2.7%的学生几乎每天都在经历各种关系欺凌。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理事长宗春山和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长期从事校园霸凌以及青少年心理方面的研究。“我敢说,所有人都参与过霸凌与被霸凌,你给别人起外号,说别人的坏话,可能不是你心理多阴暗,只是为了好玩或者为了合群。但你已经成为了霸凌者。”宗春山说。

校园霸凌容易发生在楼梯

后窗:校园霸凌多发生在校园的什么区域?

宗春山:我研究了大量的案例发现,这个地方是楼梯。

楼梯是上下人最多的地方,容易发生拥挤和冲撞。而且上楼者是“翻着白眼”看人的,下楼者是“蔑视”的眼光。这种“你瞅啥”的肢体语言最容易造成冲突。

曾经在北京门头沟区有一起惨案,有一个成绩好的学生下楼,另一个成绩差的学生同时上楼,成绩好的学生平时就不把成绩差的放在眼里,而成绩差的想通过欺负好学生来让他服软,来证明自己。这个成绩差的学生当时一脚踢碎了成绩好的学生左侧睾丸。

后来这个被害者手术一个月后就跳楼自杀了。

后窗:霸凌者及其家庭环境一般具有什么共性?

储朝晖:霸凌者一般大概有两类:一种是你看不起别人,在某些程度上不满意他人,另外一种是在过去的生活中受到不公平对待,借此来报复他人。

施暴者家庭分为强势家庭和弱势家庭,强势是指父母对社会关系采取强势的态度,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另一种是处于社会底层的,经常使用暴力方式对待孩子。

宗春山:家庭大概分两种:暴力型家庭。孩子学习用暴力解决问题是最好的方式;溺爱型家庭。比如孩子小时候是“我要什么就必须给我,不然我就撒泼打滚”,幼儿园的时候就会抢别人东西,一步步升级成为校园霸凌者。

后窗:从2013年的“河北张家口五年级女生被扒光衣服录视频”等类似案例分析,为什么很多女生都会采取同样的手段?

宗春山:女性冲突暴力的特征体现在情感、关系、名声等。男生打人往往是想要对方服软,女生则往往是要羞辱对方,往往心理和精神上的伤害更大。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效仿,看到别人这么做所以自己也这么做。

后窗:家庭教育是不是主导校园霸凌者的根本因素?

宗春山:是的,不只是霸凌者,被霸凌者也是如此。但这不意味着学校可以无所作为。一是因为这种霸凌更多发生在校园里,二是因为霸凌事件发生在青春期或者青春期的边界,在孩子脱离家庭,融入新的团体时,在学校里步入社会之前。养成期在家庭,爆发期在学校。

储明晖:事实上,不少人还未能正视中国校园霸凌的真实问题。成人社会经常性的暴力与暴力文化才是当下中国校园霸凌发生的主因。很多人拿拳头去对待孩子,孩子便自然地接受了使用暴力方式解决自己与其他人的纷争问题,从而演变为校园霸凌。

后窗:校园霸凌的隐患和产生的社会影响具体表现在哪里?

宗春山:蓝极速网吧事件可以作为代表性事件。

2002年6月16日凌晨2时40分,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20号院蓝极速网吧发生的一起恶意报复纵火事件,致使25人死亡、12人不同程度受伤。4名纵火者均为未成年人。

很少有人知道,当时买汽油的小张,曾长期受到校园霸凌。

小张的父亲吸毒,被她外婆发现后,父亲杀了外婆。这件事每到学校“626禁毒日”的时候,很多学生都会问她:“你爸是不是吸毒把你姥姥给杀了?”有一次她把玻璃弄碎了,抓了一把玻璃碴塞到了同学的领子里,被学校处分,她因愤怒而辍学。

事后经过调查,蓝极速案件的纵火者之前或多或少都受过校园霸凌。

我们的教育往往告诉孩子:“你别惹事”

后窗:为什么有些被霸凌者反而会有羞耻感?

宗春山:这与家庭培养有关,叫做受害人格。在马路上,人群里一眼就可以找到这种人。眼神不敢正视你,身体是佝偻的,声音是微小的,他不敢说“不”,他的肢体语言就告诉你“我可以欺负”。反抗打架是“我用我的行为表达我被欺负的愤怒”,但是这类人没有这种勇气,他不相信自己能反抗。甚至觉得我就应该被欺负,我就是个没有价值的人。

后窗:校园霸凌发生后,是不是家长没有做好疏导?很多家长使自己的孩子受到“二次伤害”?

宗春山:很多家长不重视疏导。比如有个孩子心理伤害很严重,家长带着孩子来找我,着急开一个证明鉴定,证明这个孩子是需要长期心理辅导的,费用是多少。然后急着让对方赔钱。这个孩子只来过一次,半年后再来,是因为孩子出现了更严重的问题了。

还有一对父母带着自己孩子小A来,起因是小A和父母关系不好,情绪不稳定,存在很严重的对抗心理。但经过了解,实际上是因为小A在初二的时候亲眼看到自己的好朋友被一帮人欺负,他去报警的时候,被其中一个打人者的母亲听到了。

打人者的母亲叫来十几个人,把小A打成了轻伤。小A的父母想走法律程序,但最终接受了36万元的高额赔偿。可小A只想要一句“对不起”,却一直没有人和他道歉。

甚至到后来他的父母还责问他,你去管这种闲事干什么?

这些家长都是没有从孩子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导致孩子心理受到很大伤害。

后窗:从被霸凌者的角度考虑,为什么很多人会忍受被霸凌这么久的时间,而不向家长和老师寻求更多的帮助?

宗春山:我们的教育往往告诉孩子:“你别惹事。”潜台词就是:惹事的孩子都不是好孩子。所以很多孩子都不敢告状。

最典型的这种家长比如台湾女作家林奕含自杀事件。在林奕含回去跟母亲说被老师性侵的时候,她母亲觉得这是羞耻的,并且告诉她只有坏孩子才会这样。那孩子就没办法再向父母求助了。

还有很多大人处理自己的情绪去了,他的孩子被欺负了,他去和学校吵架,解决自己的不高兴。但没有关注孩子本身的情绪。慢慢孩子就不再信任家长了。

后窗:家长这种行为是否会导致霸凌升级?

宗春山:会的。有一个孩子回去和家长告状,说学校有人欺负他。家长的回应是:“你别招(惹)人家行吗?”这位家长一直劝自己的孩子要忍。

情绪是一种能量,就像人不能藏一个火球,霸凌也不能被忍受。就算孩子忍了一次,在三番五次后,他的情绪得不到更好的疏导和解决,他的火球爆炸了,有两种情况:一种向外的,他最后会发泄在其他同学身上,自己也变成了霸凌者;另一种向内:他会得抑郁症之类的精神疾病,自残甚至自杀。

后窗:家长应该如何正确面对自己的孩子被霸凌?

宗春山:第一是要找学校。家长要首先明确一点,任何都不能成为自己孩子被霸凌的理由。比如孩子有身体缺陷,哪怕被公认很丑,哪怕他公开炫耀很有钱,这都不意味着孩子要受到歧视和人格上的侮辱。任何人都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

第二要了解情况,和学校配合,保护孩子不再受伤害,这需要学校方面做更多的专业培训。最好的是采用立即原则。就是马上处理,不要等两天以后再处理。霸凌者要马上道歉,说对不起。然后要听听受霸凌者的委屈和愤怒。同时要对两方进行心理干预和评估。

法律是底线,但我们不能在底线边缘生活,来应对校园霸凌

后窗:为什么目前学校方对校园霸凌的解决效果很差,无法管控?

宗春山:一是概念混淆。很多老师不认为“起外号”就是校园霸凌,就像中关村二小事件,为什么引起民愤?因为老师觉得扣纸篓不会多疼吧?这顶多就是学生纠纷。

二是学校的“死措施”很多,最大的笑话就是摄像头。往往对青少年心理影响最大的都是精神上的校园霸凌,摄像头能照到吗?我看不起他,我孤立他,摄像头能拍到吗?

后窗:在发生校园霸凌后,很多老师的劝导起反作用,这其中的原因在哪?

宗春山:校园霸凌是一种人际关系的紧张,失去安全感的孩子不知道如何和别人建立新的联结,渴望加入一个团队。这时候孩子需要的是一个方法论和一个机会,不需要讲理和劝导。

后窗:校园霸凌可以从法律完善的角度来解决吗?

宗春山:这不是一个法律概念,除非你年龄够,造成非常严重的人身伤害。否则有的孩子联合别人去孤立另一个人,也不造成人身伤害,这是法律问题吗?

法律是底线,我们不能在底线边缘生活,来应对校园霸凌。

储明晖:现在校园霸凌大多数不是法律覆盖范围内的,主要的原因还是成人社会的暴力。或者准确地说,如果是用法律方式来解决问题,应该在成人社会实施更严格的法治。

后窗:国外是如何应对校园霸凌的?

宗春山:这是世界范围内的难题。但首先国外更加正视校园霸凌,从文化看,国外有一些影响深远的电影,能影响一个国家对校园霸凌的看法甚至影响立法,这是目前我们缺少的。

比如前苏联的动画片《丑八怪》,美国的《大象》等等。但我们的一些音像制品往往还掺杂着暴力,比如《哪吒闹海》,《葫芦娃》等。

其二国外采取了一些相对有效的方法,他们在学校进行一些同理心的教育和训练,让孩子能感同身受对方的情绪;学校的老师、专业工作者都有完整的一套应对方法,在开学前老师都要经受大于30个小时的专业训练,全校要演练;这种教育甚至渗透到每一个教室里。

后窗:这套方法中国适用吗?

宗春山:全世界都适用,只要你觉得校园霸凌是个事儿。

这不仅是反映我们不够重视校园霸凌,根本上反映的是我们不够重视儿童问题。这是社会发展中的一个必经阶段,我们的社会还不够成熟。曼德拉说,看一个民族的灵魂就看他们怎么对待孩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

猜您感兴趣

编辑推荐